专业的网络影视
媒体大数据平台

不止步于“都市女子图鉴”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如何与时代情绪共振?

  文 │ 夏天

  在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新春特辑里,结束了在家乡内蒙古通辽的假期生活后,辣目洋子回到城市,继续新一年的演绎生活。

  在家乡,她叫李嘉琦,在城市,她叫辣目洋子。这位来自内蒙古通辽的95后,在城市里上学,留在大城市里打拼,并成功拥有了新身份:短视频创作者、网红、演员辣目洋子。而一旦春节返乡,她依然回归为亲戚朋友口中的李嘉琦,围炉而坐,归乡生活与寻常年轻人别无二致。

  

  在春节这一特殊时期,漂泊在外的年轻人返程,两代人思想观念直面碰撞,同龄人因不同的人生选择呈现出迥异的生活状态,城市与家乡,梦想与现实,未来和人生方向,当下年轻人正在困惑或曾经困惑的人生难题,在她身上一一折射。从对于独立个体的关注,聚焦到节目背后所代表的群体生态,新春特辑截取春节这一时间点,以辣目洋子的生活为切入口,浓缩了当代青年生活的社会横截面。

 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再到如今的新春特辑,从聚焦个人情感、历程、恋爱关系到探索人与社会,人与行业,人与城市如何相依共存,在捕捉时代情绪,引领具有社会意义的价值思考上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再次向前迈进了一步。

  在这档节目中,丁丁张每季以观察者的身份送12位女孩回家,以此为切入口,探寻不同都市女性的生存状态和成长心路历程,折射出当代青年的生活面貌。

  不论明星或素人,她们或被命运眷顾,或在生活里沉浮,性格或聪明、努力、平凡、倔强,她们在节目里所展现的每一寸真实,都传递出属于当代年轻人的生命力量。节目社会学属性显着,内容与主题不仅仅只停留在娱乐大众层面。

  

  捕捉时代情绪

  所有人都焦虑,所有人都需要被关注,是观察者丁丁张探访多位女嘉宾后最为直接的感受。

  “就像脚下踩着一个篮球,你必须保持好平衡,好像稍微有点闪失就会摔落在地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他不认为这样的感受只存在于女性群体,“其实每个年轻人都这样。”

  如果说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第一季,是通过对12位不同类型女孩的观察,展示新时代女性群体的生命律动,以达到女性观众的共鸣,那么到了第二季,节目通过维度更为丰富的女性嘉宾选择与主题设置,反映的是当下年轻人的生活现状。在价值观及内容诉求上,更具普世价值。

  “一个人身上一定堆叠着时代带来的痕迹。”丁丁张表示。

  以新春特辑为例,在辣目洋子中学同学聚会上,24岁的女孩们分享着她们的人生困惑,是工作还是读博?是回到老家还是留在北京?是漂泊还是安定?她们的选择不一而足,折射出中国青年的现状与缩影,观众可以从中看见相似的生活,进而对自身生活进行审视。

  

  在第二季节目中,成名后的杨超越表示”要牢牢的捧住老天赏的这口饭,多吃几口”;同样走上星途的VAVA毛衍七,仍会受“成名后何去何从”这一问题而困扰;靠双手双肩赢得尊重、活得踏实的搬运工“港版劳拉”朱芊佩,在5平米的房间里畅谈生死。节目借助这些拥有不同际遇与背景的个体,深入生活的肌理,展现当代青年众生相,成功赢得观众青睐,两季累计播放量6.8亿,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的6.8分骤升至8分。

  正如丁丁张所说,“很多时候人需要有出口,需要一个共鸣点来释放情感。”而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无疑为观众提供了这样的出口。

  

  坚守人文主义气质

  在热衷流量的网综市场,不追逐明星,不热捧IP,聚焦当代都市女性生活的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,无疑是一股清流,一举创造出素人节目成功出圈的案例。

  在节目中,“港版劳拉”朱芊佩靓丽的形象与搬运工的职业,形成巨大反差感。观众跟随丁丁张探寻这位在香港努力生存的女孩的生活日常,意外发现她对于生与死的理解看得通透。当期节目播放量高企,话题讨论波及广泛,吸引来众多微博、微信大V自动转发,意外出圈。这让节目组更加坚定创作信念,“素人的故事其实也是有能量的,这个能量甚至能够波及到更广泛的人群和观众。”

  不论明星或素人与否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温润又克制地展现着嘉宾们的生活,她们在时代的洪流里,或坚定、或迷惘、或无畏,节目整体呈现出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和态度。这种带有治愈功能,又兼具思考性的节目,不仅能够中和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下的浮躁与疲惫,同时也能给人带来一种充盈的真实感。

  

  在综艺节目内容创作上,节目形式可以通过工业化手段进行复制与还原,而这种温柔的、积极的、带有人文主义关怀气质的节目,则需要观察者包括幕后团队在内,具备深厚的人文底蕴和关照现实的情怀,这是一种难以通过短期练习得来的力量。

  观察者丁丁张,作为作者和编剧,拥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人文积淀,为节目赋予了巨大的能量。而幕后团队也拿出了专业与诚意,从嘉宾筛选、节目策划、现场拍摄、后期制作,每一环节都细致打磨。

  尽管节目核心受众始终为一二线城市里的女性观众,但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受众构成已经出现跨圈层现象。搜狐视频自制节目部总经理罗霞向亚博在线注册透露,在第三季,在节目原有的人文主义气质与温暖基调上,节目将向更年轻化的维度拓展,在制作上启用更符合当下年轻人喜好的方式,节奏更快,表达方式更综艺,观众不止能看到有感动、有共鸣的内容,还能看到更多更年轻态的表达。“第三季会融入那些张扬的、肆意的、突出个性的内容,给大家更新鲜的观感。”

 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主题在拓展,制作成本也在稳步提升,那么,什么内容是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一定不能改变的?“这种生动的、人文的、有共鸣的气质,不能改变。”丁丁张表示。

  

  做坚定的“异类”

  过度消耗明星资源,综N代生命力有限,创新的天花板也触手可及。此时打造贴近观众生活的综艺节目,与时代情绪同频共振,无疑是在综艺市场中突围的明智之举。

  作为搜狐视频自制综艺的排头兵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扎根细分市场,通过平实谈话和细节捕捉,展示嘉宾女孩们最真实的生活,最终成功以创新和品质赢得市场。深耕“小而美”的搜狐视频,也借此打出了综艺市场的“差异牌”,实现对垂直人群的精准覆盖。

  “垂直类的节目,更容易出精品。”罗霞表示,此次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系列的成功,同时让她更加坚定,专注内容本身的重要性,“只有保证每一棵小树苗的存活,这个森林才有繁盛茂密的希望。”

  

  她坦言,“在内容方向上,搜狐视频在未来一段时间里,还是会做一个坚定的异类。”她所提及的异类,指坚定的与其他视频平台推出的自制综艺节目打出差异化,“我们的重点是,想清楚我们要的是什么,然后提高它的品质。按照我们的节奏、步调,推出一个又一个不让观众失望的作品来。然后在这个过程收获我们的伙伴与同类。”因为在内容端,“只有做坚定的异类才有可能找到同类。

  不论是《神奇图书馆在哪里》还是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,搜狐视频在捕捉时代情绪上,已自成一派体系,不盲目迷信大制作,深耕“小而美”,发力细分市场,搜狐视频自制综艺正在形成独属于自己的标签。

  

  “We are back!”在搜狐诞生21周年的庆祝活动上,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、搜狐视频CEO张朝阳再次重复这句话,“我们回来了,归来依然是少年”。

  “我们还在回归的路上。”罗霞表示,现在得到的反馈,以及取得的成绩,让他们在回归的路上,“充满了信心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博在线注册传媒 » 不止步于“都市女子图鉴”,《送一百位女孩回家》如何与时代情绪共振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