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网络影视
媒体大数据平台

甜宠大势下,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凭什么突围?

  文 │ 薄荷

  “又是玛丽苏?剧情还这么老套?——看到第二集的我真香。”

  

  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(以下简称《奈何boss》)的观众反馈呈现出的势态十分有趣,不同于大部分甜宠剧的评论区高喊“一本满足”,这部剧的受众有很大一部分是“黑”转粉,从无法理解到不能自拔只用了短短几集,然后发自内心真情实感地开始进行安利。

  这种转折带着戏剧化。

  和《奈何boss》的故事情节一样,虽然知道最终的结局,但是剧情下一步的走向却还是令人难以琢磨。在观众的审美愈加成熟的当下,严肃内容和轻体量偶像剧的质量要求都同步上升,而《奈何boss》反映的是一个别致讨巧的打法:在内容过关的基础上进行微创新后,引领用户从“想不到”到“猜不透”,一步步走进预先设定好的故事迷宫。

  

  毕竟,现在的观众都见得多吃得多,把他们的好奇心用一只钩子精准挂住,保持在不断翻涌的状态,并不容易。

  

  真香背后

  短短20集,每集40分钟,《奈何boss》却在社交网络上呈现了燎原之势。

  

  “太太们,加更了,冲鸭!”这是继搜狐CEO张朝阳重新回归微博后,《奈何boss》引发的又一轮蝴蝶效应。当剧中的凌boss和搜狐真boss隔时空对撞,毫无疑问,《奈何boss》俨然是搜狐视频“小而美”造剧战略的又一次胜利,也成为了开年影视圈以小博大的一个案例。

  而这一切,源于《奈何boss》本身内容质量,也恰好跟天时地利人和有关。

  加更这一做法在网剧的排播计划更改中并不新奇,《奈何boss》只加更一集的做法更是被奈何女孩称为“填不满胃口”,但是这部剧的魔性在于,“明明好多梗都知道,但是就是看得停不下来。”从被发掘到催更,在奈何女孩们的自发安利下,凌boss和木木的故事开始在微博热搜榜上“实时更新”,而播出热度最高时正值春节档,题材类型使得传播度顺利走高。

  一路顺风顺水,在一众热门剧集里开播声量不高的《奈何boss》话题度一路上升,从追星女孩聚集的微博超话到针锋相对的豆瓣,《奈何boss》甚至比同期播出的大剧自来水热度更高,在口碑表现上也有着较高“宽容值”,较以往的同类型剧集和同期对打的青春偶像题材,成功体现逆袭黑马属性。

  在亚博在线注册热度数据体系上,《奈何boss》多次占据网剧排行榜、弹幕评论排行榜前列,综合热度优于同期其他剧集。

  

  从不引人注目和被质疑,到大型真香现场,这部剧的逆袭过程,比搜狐视频方制片人想象中的还要快。

  这部偏向圈层性质的偶像剧成功“出圈”,但是许多从侧面了解到故事的观众,并不属于该剧的受众群,因而对剧集的口碑造成了一定折损。

  《奈何boss》的豆瓣开画评分为7.5分,超过86%的观众给出了三星以上的评价,虽然目前的口碑较播出期间有所滑落,但是收官近一个月后,这部剧的热度依然在线,在亚博在线注册数据热度榜上持续占据在10名以内。

  《奈何boss》的魔力从何而来?

  

  玛丽苏为什么能回流?

  “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如果是你遇到了凌boss,你会选择拒绝他么?”

  

  在社交平台上,有观众一针见血地点出了《奈何boss》热度走高的真正原因。其实,从“真香预警”已经明了,有相当一部分用户最初是不看好这部剧的,内在驱动是基于理性认知形成的“观剧三观”。而“真香”过后,奈何女孩里不乏年龄心智都较为成熟的职业女性,并非大众固有认知里都是“小镇少女”、“小学生”。

  在亚博在线注册数据中可以看到,《奈何boss》的女性观众比例高达86%,受众群体的第一梯队分布在30-39岁年龄段里,观影地域则以南部沿海为首,北京、上海亦是主力观影区域。

  

  图片来源:亚博在线注册数据

  

  图片来源:亚博在线注册数据

  2018年,《新流星花园》的热播伴随着“台剧高光时代落幕”的论调,在社交平台上几乎是一边倒的不好看声中,这部剧却意外在低龄观影群中有着很高的热度。而《奈何boss》恰好相反,无论是内容“老梗翻新”还是自来水剧迷送剧上热搜、联动剧方拉高剧集知名度,一切都指向了更加成熟、有体系的观影群体,其发展规律甚至和饭圈有些相似。

  可以说《奈何boss》的成功,是由于它的“现实偶像剧”属性。在总制片人刘明丽看来,即便脱去了霸道总裁的外壳,《奈何boss》仍然是一部剧情流畅、节奏快、好看的青春偶像剧。

  剧中,十八线小艺人夏林的境况可以说是一幅“港东女子图鉴”,她会遭遇事业和感情上的不顺,这一点和普通女性没有差异。虽然遇到了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“霸道总裁”,但是在这一点外,夏林的人设完全能够和当代女性的真实情形接轨:有梦想且独立,尽管有时候摇摆不定三观却始终在线,对爱情仍然抱有希望,也会有少女般的幻想。

  

  这也就不难说明为什么夏林和凌异洲的感情看点不止于甜,因为共鸣感才是戳中女性观众内心的那一道命门。

  在生活压力加剧的当下,女性需要寻求自我认同,同时渴望有可实现性的美好生活,而《奈何boss》里的夏林则介于幻想和现实之间,以一个不完美但是生机勃勃的形象引人入胜。毕竟,国内的大女主剧早已过了一路开挂便能让人沉浸其中的时代,像你像我也像她的平凡女主角能够逐渐夺得话语权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们成为了丧时代里能够自我成长、试图发光的真实样本。

  与此相对的是凌异洲——霸道总裁的人设跟灰姑娘同步革新,当观众在剧集过半时才发现原来还有隐藏背景的大反转,“噢,原来他才是整个故事里的操控者!”凌异洲痴情、固执、功于心计的一面浮出冰面,此时此刻,这位霸道总裁面临“人设崩塌”,虽然不少观众因为接受不了这样的人设而提前离场,但是看似简单的甜宠故事也随之升级,为之后的人物成长做好了铺垫。

  

  而故事里的主要人物,已然完成了“人格升级”,并且以舒服的方式和糖分结合在一起,最终为观众所接受。在大结局时,“尽管凌异洲做错了很多,本意对女主是爱不是伤害,当然可以原谅啦!”,这样的观点占据了主流。

  擅长炮制“小而美”剧集的搜狐视频,将影视剧市场渐渐远离的玛丽苏题材重新焕发生机,究其原因是找准了时代情绪,才能制造出戳中痛点的“新玛丽苏”。

  

  少女心启示录

  “少女会老,但少女心永远不会老。”

  刘明丽在接受采访时抛出了这个概念,事实证明,“少女心剧集”可以拓宽的边界尚未触底,而在国内女性观众青睐的题材类型里,少女心仍然是不可替代的主要元素。

  尽管消费主义常常被诟病为伪女权主义的外壳,但不可否认的是,当女性群体的话语权和经济实力不断增强,“消费少女心”的行为实际是女性试图行使以往被错过的权利的表现。目前看来,从妆容服饰到人格心态,流行的“少女心文化”在短时间不会被替代,同时也是东亚文化下的显性产物。

  让女性观众感觉到“爽”,为其造梦又不让其坠入沉溺的深渊,与其大肆贩卖焦虑,影视剧似乎更容易让人感到不脱离现实的快乐。

  

  《奈何boss》不同于其他甜宠、偶像剧的另一点,在表现男女情时不避讳对你侬我侬的笔墨描写,凌异洲和夏利的亲密戏兼具可看性和故事表达,在一片发乎情止于礼的柏拉图恋爱之中,《奈何boss》将男女之间自然而然的情动描述地自然生动,但并未越线,在刚刚好的尺度里填补了女性观众的观赏需求。

  因此,《奈何boss》也可以被称为是“新式少女心剧集”,并非幼态真空的情感故事和关照现实的剧情走向,使得它拥有了庞大的受众群体。

  玛丽苏文学和影视剧诞生已久,在逐渐被甜宠虐恋的风头盖过之时,业内外似乎都认定玛丽苏的活性已经丧失,包括这部剧的总制片人刘明丽在最初评估项目时,都觉得故事“太老套”了。但经过改良和进化,“新式少女心剧集”的成功昭示,其潜在受众群体仍然庞大,充满热情。

  《奈何boss》既打响了甜宠剧大类下的开年第一枪,同时也成为了一个颇具趣味的研究样本,其中涵盖了影视剧制作中的特性规律,以及当下观剧主力军的微妙心理。

  能够成为搜狐视频自制剧的开年第一黑马,尽管和低预期+微创新的先导条件有关,但是《奈何boss》能够引发从业者启发的地方,也许更加突出:既然“少女心”拥有庞大的市场,为何不用不偏不倚的心态下将其扩容,做出新意?

  

  搜狐CEO张朝阳已经在微博上公开邀请网友参与故事创作,“0boss和木木的后续故事你们可以写上来,有好的也可以纳入考虑,本来就开启的是一个集体创作的过程。 ”《奈何boss》第二季距离市场不远了,搜狐视频出品团队也在酿造其他故事。秉持“小而美”理念的搜狐视频,未来或将以差异化,继续在网剧市场里“独辟蹊径”。

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博在线注册传媒 » 甜宠大势下,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凭什么突围?
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