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网络影视
媒体大数据平台

郭敬明“退场”?

文 │ 谷雨

  自2014年起,文人郭敬明已经停笔许久了。而自《爵迹2》撤档,导演郭敬明也进入了“停笔”状态,这个自粉丝、IP中长大的电影导演,正遭遇着新的危机。

  《爵迹2》推迟上映之后,郭敬明最近一次在大众面前露脸,是旗下签约导演落落的处女作影片《悲伤逆流成河》上映,贡献小说版权,放下导演身份,这位曾掀起诸多争议的“80后”变低调了。

  

  就在最近,郭敬明却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。这次无关文艺,不论电影,但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严重,据公开资料显示,郭敬明旗下10家公司中,有4家已经悄悄注销,紧接着#郭敬明注销四家公司#的话题也上了热搜,引发吃瓜路人讨论,微博话题广场上变成了网友大型青春回忆现场。

  一向以聪明的商业文人形象示人的郭敬明遭遇了危机。人们回溯了他从“新概念”名声大噪到最世文化的商业版图扩建,再到粉丝电影市场的精准把握,在现实主义题材崛起于中国电影的当下,这位“新导演”的起起伏伏。

  

  自《爵迹》后就鲜少出现的郭敬明已经逐渐淡出公众视野,从文坛到影坛,一个过于注重自我的表达的导演郭敬明,似乎正在失去他的听众。

  从《小时代2》票房下跌,到《爵迹1》的颓势,郭敬明走向了一个全然不同的道路,过分强调视觉冲击的电影画面和感性情绪,随着80后老去,90后成长,也逐渐失去市场,当反对的声音增多,失去粉丝铸就的铠甲,郭敬明的呐喊没有回音。

  很难想象,自2014年开始就鲜少有书作问世的郭敬明,除了《爵迹2》之外,下一部电影作品会是科幻片《未来未来》还是IP片《阴阳师》?而那个时候,在“口碑先行”的电影市场里,留给这位被电影评论家们抗拒的争议性人物,他的生存空间又有多少?

  

  与之相反,晚入场一年,凭《后会无期》这部典型的韩寒式电影叩开电影艺术大门,在喜剧片《飞驰人生》中开始“商业妥协”,同为80后符号的韩寒,完成从暑期档到春节档的票房接连跳跃,正在适应电影这门大众艺术的市场节奏。

  

  一个群体的两个侧写符号

  2003年,包括《幻城》在内,郭敬明的三部小说在各大畅销书榜上名列前茅,作为特立独行的文化符号和80后代表人物,郭敬明风头正劲,独树一帜。以描绘少男少女爱恋,以“虐”为表达主题,晦涩自我的文风和丰富的内心表达,郭敬明的青春文学在当时的青年学生中流传。2007年到2011年,郭敬明的作品牢牢占据中国作家富豪榜头部,过千万的版税收入和以往生活经历的注解,都让媒体常常把他和韩寒放在一起做比较。

  

  期间于2010年3月,郭敬明创立最世文化,这是他事业版图走得最远的地方。围绕这家公司,郭敬明签约诸多明星作家,围绕他们,众多小说IP被影视化,整装待发为获得更大价值而做准备,直到郭敬明亲自指导的处女作《小时代》上映,最世文化撩开帷幕,走向大众。

  2013年,郭敬明执导的电影《小时代》上映,单日票房拿下7300万,打破国内2D电影首日票房纪录,也开辟了粉丝电影《小时代》狂揽票房的历史。

  这一年,被大众热衷解读的导演郭敬明,在票房上实现了他的电影野心,“好或不好”的争议已经不能作为《小时代》的注解,混入其被放大的电影艺术争论、粉丝电影定义、90后群体的显性特征、和郭敬明的“小时代”让这部影片足以作为一个样本生存至今。

  

  那场着名的骂战将郭敬明和其粉丝推向至舆论场,一方批判,一方理解。前者认为这是一部不能用电影去解读的作品,更像是一张精美的PPT,这部作品与“拜金主义”牢牢挂钩,觉得郭敬明构建的小时代里,充满了物欲享受,堆砌了小资腔调的文艺手法,《小时代》包裹着一层华丽的装潢,让90后与拜金主义牢牢挂钩。支持者则表示,这部影片对人物的极致刻画,满足了其受众的心理需求,是青春期少年少女们的梦境幻想,是客观存在。

  无论任何争议,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,这是一部典型为了“喂饱”90后的影片,它身上刻画着这批诞生于新技术前沿,逐渐与传统文学失去联系的新受众们,他们的自我世界的夸张描写。

  

  《小时代》系列制片人安晓芬曾说,“孩子们没有那么复杂,里面有他们喜欢的演员,喜欢的画面,喜欢听的音乐、西湖的画面就够了……”

  用电影人的身份无法去解读郭敬明,因为他的主要观众从未曾是普遍的大多数,而是另一个层面上的某个群体,电影只是一种表达方式。而他和韩寒共同诞生于那个群体,并用影像艺术侧写那个群体的时代特征,只不过,一个注重情感的写实描述,一个则意在梦境的悬浮勾勒。

  

  自我的郭敬明与妥协的韩寒

  “什么再也回不去了,什么当年我看小四的时候啊之类的……朋友们!!我并没有去世啊!我也没有宣布退休啊!!”就在最近,郭敬明正面回应了四家公司注销的传闻,表示自己只是将几个子公司的业务并入到最世文化中。

  

  回应微博下的评论区内,粉丝们还在询问《爵迹2》的最新消息。这部播出受阻,暂未与大众见面的电影,其影片预告至今还是郭敬明的置顶微博。毫不意外,《爵迹2》是粉丝的心病,也是郭敬明的。

  集齐男女流量,大IP改编,新技术陪衬,《爵迹2》是郭敬明目前最大的一张牌,尽管就在去年由他监制的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普遍收获了不错的声量,但他还是在微博上发出疑问“不知道有没有人等爵迹2……感觉你们都忘记它了……

  此前,真人加CG的全新技术运用,11位明星加持,投资过亿的《爵迹》是郭敬明自《小时代》系列结束后的新电影。郭敬明的电影已经冠上了粉丝电影的称号,《爵迹1》上映到结束,豆瓣评分仅3.8分,达到了其历史最低,票房收入也仅为3.82亿。

  

  原因无它,《爵迹》画面虽然酷炫,电影剧情太过空洞,全新构架起的东西文化交融的世界观,显然对除粉丝之外的普通观众并不友好。而同一时段,剧情紧凑热血的《湄公河行动》揽获了口碑和票房,成为最终赢家。

  与此同时,粉丝电影正经历着衰落,杨幂的《孤岛惊魂》虽然开启本土粉丝电影市场,但《小时代3&4》《爵迹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等电影票房愈加低于预期,业内也承认流量明星或者大明星不是票房的主要承担者。大众艺术的电影面对的是更广泛的受众群体,和更公正的评判,粉丝并不能最终影响票房的结果。

  

  这一点上韩寒要比郭敬明聪明一些。第一部影片《后会无期》从台词对白到人物刻画都带有韩寒明显的个人色彩。爱情之外《乘风破浪》加大了对爱情和中国父子亲情的刻画,喜剧包装,韩寒的第二部影片是温和的。第三部影片《飞驰人生》虽然寄托了韩寒对赛车的个人情感,但这部影片是韩寒风格稀释最多,商业元素最多的一部。

  韩寒的电影不会做极致的情感呈现,也巧妙地以喜剧元素进行点缀,这一点上郭敬明与他不同,他强调的是极致情感和隐隐的悲剧。《烈日灼心》《我不是药神》《无名之辈》等这类与时代情绪共振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,正在为大众塑造一个又一个的“典型”。

  

  已经没有新作问世的郭敬明,结束《爵迹2》以后,他的计划是科幻片《未来未来》和《阴阳师》两部影片。但实际上《未来未来》早于《流浪地球》立项,之后便再无消息,《阴阳师》IP受众虽大但也与无形中添加上一层枷锁,至今还没有更多消息透露。

  捆绑最世文化和IP,始终自我的郭敬明,他的下一部究竟在哪里,不得而知。但可以确信的是,当粉丝电影失去立场,创作者的自我表达如果不能和现实结合,最终都会被票房和观众抛弃。

  韩寒和郭敬明两人都被赋予鲜明的时代注解,但他们在电影上的相互追逐,至少在现在看来,都没能找到合适的个人表达出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亚博在线注册传媒 » 郭敬明“退场”?

分享到:更多 ()